变成雪糕脆皮

【萧燕】小竹林·下

肉走菠菜,直接去三楼继续啦_(:3」∠)_

http://www.spinates.com/post/2602

为啥我家里的无线上不去菠菜呢……只能用流量……

【萧燕】小竹林·上

小伙伴的点梗文哦哦哦~

 

出了点事,好在现在总算能静下心码字了_(:зゝ∠)_望小伙伴莫嫌我迟……

这两个人好难把握,尤其萧遥兄……ooc慎入o(>_<)o

动物总能让人放下戒心……各种意义上[doge]

 

 

 

燕宇正前往青城山腰的小溪打水。

 

即使是作为门派大师兄,燕宇还是喜欢自己的活计自己干,尤其是挑水。特意挑选了午后的时辰以避过毒辣日头,燕宇扛着扁担施施然踱下山。他的目标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甫一踏入这片翠浓地界,燕宇便敏锐察觉到到暗处的窥伺。

 

他不动声色,径直走入竹林深处,到达溪边三颗并排摆成竹叶形状的鹅卵石旁,随即顺流而下,千回百绕,直至一小片长满白色小花的空地,此处溪水两岸之间要宽敞两三倍,也更深一些。燕宇放下扁担打满两桶清水,搁在地上,起身折下一支长满嫩叶的竹条,掂量几把,回身迎去。鬼鬼祟祟探出脑袋来的尾随者浑然不知自己早已露了馅,给吓得打了个跌,“嘟噜”,“嘟噜”,“嘟噜”,三个齐齐顺斜坡滚下,骨碌碌滚到燕宇脚边,正晕晕乎乎,猛地瞧见鼻子前翠绿诱人的竹叶,登时不顾自己满身是草,嘴巴一张咬掉一大把,嚼得浑然忘我。

 

燕宇默默无言,将枝条放下任这三只半大熊猫大快朵颐,还多折几枝添进去。这三个家伙是是熟面孔了,在还没断奶的的时候,就喜欢蹲在一边看燕宇喂它们的双亲,待稍大一点儿,只要燕宇踏入这片竹林叫它们瞅见了,走哪跟哪,老熊猫从来不管。

 

燕宇蹲下身,摸了一把熊猫脑袋,那两只圆圆小小的黑耳朵抖了抖。说回来,这小花田还是他三个熊猫朋友引他过来的,因为地处偏避,人迹罕至,逐渐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燕宇下山挑水时,常拐到此处,与熊猫们玩一会儿再回去。青城弟子总疑惑他们的大师兄为何挑个水能去那么久,当然,没有一个人敢开口问。

 

燕宇看了一会儿,又挨个将三只熊猫脑袋摸了个遍,熊猫们吃得有些兴奋,一边嚼叶子一边躺地打滚,黑亮的眼睛湿漉漉的,满是沉浸于食物的幸福光彩,这眼神,总会让燕宇联想起某个人。

 

他忍不住按住熊猫头毛揉起来。

 

 

 

萧遥找到人的时候吃了一惊。

 

燕宇正从萧遥前方不远处横向经过。一身翠衣的青城大弟子身姿挺拔,几乎与绵密的竹林融为一体,让人分辨出他的原因是他身际蠕动的几团黑白相间、圆滚滚的东西。萧遥仔细一看,燕宇左右两条小腿各被一只熊猫四肢并用牢牢抱着,熊猫屁股坐在脚上,腰间还挂了一只,任自己随燕宇行走的动作上上下下的颠簸,毫不撒手,燕宇挑着满满两桶清水,走得十分艰难。

 

萧遥没忍住,“噗”地喷出了笑,燕宇立即驻足,转头看往萧遥的方向,眉间出现一条浅浅的竖线。萧遥尴尬地咳嗽一声,迎上去抱了个拳,道:“燕兄。”

 

三只熊猫崽子见有生人靠近,哧溜一下就从燕宇身上离开,别看它们一个个长得圆滚滚的,速度得可不慢,还未等萧遥走至近前,早就溜进竹林深处没了踪影。

 

燕宇朝熊猫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没说话,挑着扁担继续走,萧遥摸摸鼻子跟上,试探着告罪道:“打扰了燕兄和……三位熊友,萧遥深表歉意。”燕宇摇摇头,他正准备回去,而腻着他的熊猫确实有些麻烦,本想出了林子再赶它们,萧遥这一出倒是正中下怀。

 

见燕宇真的没有不满,萧遥又高兴起来,嘴里说着“燕兄我帮你挑”出手欲夺燕宇的扁担,教燕宇躲了过去,只得转移话题,随意打听:“那三只熊猫与燕兄熟识?关系这么好,想来没少得燕兄照顾吧?”燕宇点点头,偏头瞟了萧遥一眼,开口道:“你找我做什……”

 

“竹笋!”

 

话音未落,却被萧遥兴奋的呼声盖住了。燕宇抬眼望去,一眼瞧见前方立着三两棵格外粗壮的竹子,个个底下挺着一溜肥笋,数量还不少。萧遥两眼放光,扑过去左看右看,喜道:“真的是!小乞儿今日走运。”

 

他搓搓手,一手扶住笋尖,一手紧抓笋身,掌中运气,轻轻“喝”了一声,两手使劲一拗,平日需要用刀砍的竹笋被他轻易掰断,折了下来。萧遥如法炮制,又折了五六只,搁下摆里兜着,左右环视一周,叹道:“可惜这里翠竹林立,恐怕不宜举火……哈哈,燕兄,我若借你们青城派的后厨,你可要帮小乞儿说一句,让掌勺的师兄莫把小乞儿我赶出来呀!”

 

燕宇却说:“不必如此麻烦。”萧遥注意到燕宇的肩膀略微塌了一塌,似是无奈,随后转身往他来时的路上走,行了几步,回过头来看着自己。

 

他这是要带我去哪?萧遥咽下冲到嗓子眼里的疑惑,连忙紧步跟上。

 

竹林茂密,阳光只能偷得层叠竹叶间的一点空隙,朝林子里注入丝丝缕缕的细小光柱,软薄如雾。燕宇步履极快,行走间衣袂飘飞,轻易便切断了这些朦胧光索,又在下一刻被不断倾涌的金色丝雾淹没,整个人一会儿似融进苍翠的竹海,一会儿似散入温暖的金光。萧遥不得不全神贯注于他明灭的背影,随着他七拐八绕,脑子都转晕了也没记下刚刚经过了哪儿,正感到一阵目眩,忽然眼前豁然开朗,耳边闻得叮咚水声,正是被燕宇带进了他那片隐秘的领土。水边那一小块空地,萧遥一看,十分适合架火,当下朝燕宇道声谢,迅速搜罗来一些灌木枝杈,干枯竹草,三两下摆好形状,自随身破布包裹里掏出一只又小又破的砂锅,支了个架子挂在上面。

 

旁的乞丐讨饭用碗,萧遥却用锅,说不准便存着随时取材的心思。燕宇背靠着一棵竹子打坐调息,观看萧遥哼着歌儿徒手剥开竹笋,放入溪水中洗净,借了自己的木桶倒水入锅,喜滋滋加进掰成块儿的雪白笋肉,点火烹煮。

 

小乞丐目不转睛盯着泛起白烟的砂锅,眼里熠熠生光。他一向如此,燕宇也习惯了,只摘下腰间佩剑擦拭,静静陪他。

 

林中的金雾慢慢变为橘红,天色暗了,剑柄上的花纹有点看不清。燕宇抬头望天,几颗较为明亮的星子已经迫不及待闪耀起自己的光芒。他正看得入神,一点莹绿倏忽闯入他的视野,仿佛星星突然坠至眼前,一时间还让他吃了一惊。那是一只流萤,趁着夜晚暑气渐消,溜出家门闲逛。燕宇的视线追着这悠闲的萤火虫画出一道歪歪扭扭的曲线冲萧遥而去,躲过篝火里迸跳出的几点火星,好奇地凑到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的砂锅上方,猛然一顿,直直朝锅内掉去;燕宇开口提醒萧遥已是不及,眼看这可怜虫就要变成这锅白水煮笋的“配料”,千钧一发之际,萧遥出手如电,手掌一翻,将仍闪着绿光的小虫稳稳接在手心。

 

“哈~马上就煮好了,你倒比我还急。”小乞丐轻轻将小虫吹走,借着林中最后一点余晖,观察到笋肉确实已经变黄,知道差不多了,忙不迭将小锅自火舌提离放到地上,也不怕烫,径直伸手捉出一块,捧着吹了吹,小心送入口中,两眼马上幸福得眯起来:

 

“好鲜!好鲜!真是人间极乐!”他三两口咽下熟笋,又捞出一块,咬了一小口细细品尝,叹道:“只消白水相佐,便能激发竹笋最纯正的鲜香风味,果然从来至美之物,皆利于孤行。燕兄,你也快尝尝。”

 

他急于向友人分享,挑一块最大的两指拈出,托在掌心递向燕宇,这时才想起自己适才贪鲜,手指被他吮了两口,燕宇都看在眼里。想到自己还还空手抓给人家吃,极为失礼,萧遥脸一红,尴尬无比地考虑怎么道歉才不会惹人厌,没想到燕宇将佩剑挂回腰际,起身前来取走萧遥掌心的笋块,坐在溪边细嚼慢咽。

 

望着燕宇被火光映出一片薄红的恬淡侧脸,和一鼓一鼓的腮帮,萧遥只觉脸上更热了。他低头笑了几声,提锅坐到燕宇身边,就着沁染了竹香的晚风品尝珍馐,注视泛着星点冷光的溪水汩汩而去,心安体静。

 

燕宇始终不发一言,四下里除了溪流,便只听闻悉索虫鸣此起彼伏,萧遥丝毫不嫌无趣,只觉此生从未有过如此舒心惬意。竹笋早已吃完,月亮也已经爬高,将自己整个圈入层叠竹海中的这片空地,把溪水照得亮晶晶的,天已经称得上很晚了,萧遥却一点也不想动,只希望能多待一会儿,再多一会儿。

 

“噼啪!”火势渐弱,爆出最后几颗火星。燕宇首先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问道:“你前来寻我,所为何事?”

萧遥一愣,他的确有事才来找人,只是吃竹笋吃得兴起,竟然忘了。想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萧遥抓了把自己乱蓬蓬的头发,答道:“我来看你的伤好了没有。”

 

他所说的伤,自然是指前月青城派选举掌门,天龙教罗蛇君摩呼罗迦来袭时候的事。当时燕宇浑身是血,看起来严重,然并未伤到要害,派中也舍得用药,再加上东方未明硬塞给他的一盒药膏确实好用,伤口长得很快。燕宇摇摇头,道:“已经无碍。”

 

萧遥仍放不下心,目光在燕宇身上梭巡,燕宇淡淡扫了他一眼,他只好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转而看着溪对岸流萤的群落发了会儿呆,终是忍不住闷声将一直压在心底的疑问问出口:

 

“当日……燕兄为何不愿收我的药呢……”

 

“……”燕宇垂眸不言。萧遥手指在自己大腿上点了两点,笑道:“燕兄不说,那小乞儿可就猜了。嗯……你嫌我的药不够好?”

 

燕宇没有理他,萧遥凑得近了些,继续说道:“那你定是嫌我了?”

 

燕宇抬起眼皮瞟他,冷冰冰的。萧遥一见便知这人恼了,不敢再逗,敛神正色道:“萧遥不该胡乱猜测,信口雌黄,是我错了。燕兄向来重视兄弟情义,当日定是念及小乞儿一贫如洗,求药不易,与其收下,不如留给小乞儿自用。燕兄,我说的对也不对?”

 

燕宇没有回答,只将修长好看的手握上剑柄,拇指来回摩挲。萧遥呆了一呆,惊道:“还真是啊?”

 

这下,燕宇整张脸都转过来对着萧遥,眉间的沟壑变得很深,萧遥连忙摆手,解释道:“没没没,我没有消遣燕兄,我只是……不敢相信……”

 

他忽然严肃起来,盯着燕宇的眼睛,诚恳道:“燕兄好意,小乞儿实在感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燕兄当时那个回绝,哈哈,也实在让我伤心失落。”

 

燕宇抿了抿唇,道:“辜负友人心意,是燕宇不对。”

 

“你别这么说……”萧遥低声道。月亮正以一个极巧的角度,将影子装进燕宇漆黑的瞳仁里,颤巍巍的,萧遥心中一动,继续道:“我对燕兄说过,于萧遥而言,燕兄比萧遥自己重要的多,今日我说第二遍,以后也会说第三遍,第四遍,直到燕兄明白。”

 

燕宇不说话了。他低下头,浓密的眼睫垂落,挡住了眼中闪耀的银月,萧遥忍不住偏头深一步探究,燕宇却突然在此时将目光投向他,波澜不惊的眸子里倒映着微弱的火光与粼粼的溪水。不,这两口深潭并非表面那般平静,在潭水底部,翻滚着汹涌的暗流,灼灼的一双眼睛此时表现出少见的愤怒。萧遥着了魔般盯着那两汪眼仁,一颗心随着徐徐跳跃的光点摇曳,脸愈凑愈近,直至与燕宇鼻息相闻,他读懂了燕宇眼中的怒火:

 

我难道不是一样?

 

你又为什么不明白?

 

萧遥心里又酸又涩,他扶着燕宇的肩膀,开口嗓音低哑:“燕兄,我……”

 

忽——无人照料的篝火最后跳动两下,彻底熄灭了,瞬间而至的黑暗仿佛一个信号,两人猛地缩短彼此之间最后的距离,互相撕咬对方的嘴唇。

 

“唔……”燕宇下嘴颇为用力,萧遥唇上一痛,随即尝到了血味。他被激得性起,伸臂箍住燕宇的腰让他整个上身紧紧贴在自己胸前,右手按住他后脑,舌根用力顶进燕宇牙关,大力舔过柔嫩的口腔内部,一圈又一圈,停驻在最敏感的硬腭以舌尖来回搔弄,直把燕宇舔得浑身发颤,才转而纠缠柔韧的舌。发觉怀中身体被亲得软了,萧遥放松手臂的桎梏,揉散了燕宇的衣襟,指尖描摹他精致的锁骨,退出唇舌,在燕宇耳垂上落下湿漉漉的亲吻。燕宇喘了几声,低头一口咬在萧遥脖颈上,鼻子一皱,不动声色离远了些,萧遥察觉了他的小动作,推了推他,讪笑道:“哎,我又脏又臭的,难怪你嫌。”

 

燕宇闻声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眼神看得萧遥一缩。他将萧遥拽起来,反手一推,萧遥毫无防备吃了全力,一屁股坐进了溪中,浑身湿透。此时虽值夏季,然夜晚的活水依旧刺骨如冰,萧遥冷得连打好几个哆嗦,还未来得及爬起,只听水声渐近,随即身上一重,清淡的松竹香气袭进鼻腔。

 

“燕、燕兄?”萧遥怔怔看着燕宇坐在自己腿上,下摆尽数打湿,衣袖垂进水里洇了一半,脸颊因为过大的动作溅上了水。这向来冷峻的人双手按上萧遥肩膀,将人仰面朝天整个儿按进了水里,平静道:“那便好好洗洗。”

 

天地倒转,星辰逆流,燕宇的表情很快在逆光下漆黑一片,速度快得让萧遥忍不住怀疑自己先前的惊鸿一瞥:燕兄是不是……笑了?

 

tbc

这才哪到哪,应该不会被河蟹吧……

#污梗#

菠菜回帖时突然想起是不是有种现代白酒名叫剑南春……

仔细脑洞一下太污了!太污了!

当然若只是用来纯洁地调戏小任也不错~

那个大家都在玩的问卷……咳。

大家填的的问卷我最喜欢看后面对角色与cp的喜恶与解释233333~


请问你的昵称和你在游戏中给主角起过的名字


昵称:雪糕脆皮(ง •̀_•́)ง


起过的名字有:东方未晞,东方未明,是你爸爸,相公吻我[doge]


哎你说这个撸否怎么没有表情功能。


请问你是玩过武林群侠传的老玩家还是从侠客风云传开始玩的新玩家


新玩家呜。


新玩家的话,入坑的契机是什么?


支持国产。还有,某六太烂……这游戏我一开始就想试一试没想到掉坑这么深_(:3」∠)_


数字版、标准版、豪华版你购买的是哪个?


数字版0.0试试看的心态你懂得……结果后来豪华版买不到了……心累。标准没有喜欢的赠品……但我买了好几个码卖安利!


到目前为止游戏几周目了?


没特意数过哎……最少七周。


创建主角时,你心目中最理想的资质组合是?(可以不局限于游戏,自由发挥)


机敏聪慧、臭味相投(后面的版本改武器大师了)、带头大哥。


我就不能当聪明机灵的基佬武学奇才嘛……带头大哥会挨萧帮主揍的……


你最喜欢练哪一种武器


琴和暗器!暗器真好使!真好使!琴是因为我爱音乐(ಥ_ಥ)每周目乐理必全满当我知道仙音姐姐不能攻略时内心是崩溃的小任你一边去不要抢我的仙音姐姐天王dlc你快出!


你最喜欢的内功心法和套路招式


残花宝鉴+橘子爷爷送的两个暗器技能~


到目前为止收集过几种天书?觉得最好用的是哪个?


全制霸!当然不是同一周目……热爱明察秋毫,铜墙铁壁,唯我毒尊,还有惺惺相惜很实用啦用完了一下子还你八个策略点呢……


各种生产小游戏中最喜欢玩哪个?最不喜欢玩哪个?


最喜欢打猎233333~最不喜欢采药#


有没有游戏每周目必须攻略的妹子


红殇QAQ出仙音线了我就仙音……


(从剧情奖励和实用性来看)有没有每周目都想达到生死之交的角色


实用性啊……小傅,湘云,夏侯子,蓝婷,红殇,大小徐。

喜好性的话师兄们,酒友们,东厂三人组,徐家兄弟,香儿,仙音,我小师妹,红殇,都必须生死啊呜呜呜。


有没有虽然现在不能攻略,但是想要攻略的妹子或汉子?


男:谷月轩,荆棘,傅剑寒,杨云,任剑南,燕宇,萧遥,陆少临,江瑜,虚真,紧那罗,天王……咳。


女:唐冰冰,苏三,还有曹二花。憋眼馋师兄们了来我怀里啊我怀里……


有用过修改器吗?最初用修改器的契机是什么?


为了剧情和游戏舒爽我用了!还是小幸的付费版!我怎么这么壕!这么壕(´Д`)


进入洛阳、杭州等城市剧情的时候是任务100%完成的强迫症派还是不强求完美的随缘派?


强迫症……修改器原因之一也是这个……


至今为止在杭州见过香儿吗?见过几次?


每次!我是文艺青年233333~


如果在游戏中可以选择自由加入自己喜欢的门派的话,想加入什么门派


让我进逍遥谷跟师兄们相亲相爱!


到目前为止武林盟主线、龙王线、朝廷线是否全部通关?


就剩朝廷东厂线的朝廷立场了~丐帮吐艳皇帝丑我不要帮他们→ →


一周目玩出的结局是哪个?


逍遥大侠嘿嘿~忘不了救回二师兄时不真实的惊喜与幸福还有紧接着大傲娇出走的满心卧槽……


最喜欢哪个结局?


逍遥大侠!铸剑大师!食神!


有玩出过乞丐结局吗?有的话第一次玩出乞丐结局是输在哪一场战斗?


有的,我豁出去当乞丐也要得到中慧妹妹的怜爱……


盟主线大地图阶段必定招收的队友是(最多九名)


小傅,小任,燕宇,陆少嫖,蓝婷,夏侯非,红殇,湘芸,雪妹或表妹~(二选一是因为雪妹攻略起来好难_(:3」∠)_)


盟主线天龙教三连战的战斗人员配置如何?


吃喝嫖赌:小傅,湘云,小任~


夜叉等人:小傅、蓝婷、湘芸~


龙王:小傅,湘芸,夏猴子,惺惺相惜出少嫖收策略点,惺惺相惜燕宇,惺惺相惜蓝婷……


朝廷线中的东厂和丐帮,你支持哪一方?理由是?


东厂!丐帮好假大空啊啊啊啊啊~

更别说现在还有丑皇帝……


(不考虑剧情奖励和实用性)列举一下喜欢的角色,以及你对他们的感想


我大师兄温油可靠还护短最喜欢找他撒娇抱大腿!说起来这个汉子为啥这么充满母性(大都给二师兄了……)。我脑洞三兄弟看流星许愿,感觉大师兄一定是许“希望身边的人都平安幸福”这类的,大师兄,你自己想要什么呢?


二师兄你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全逍遥谷都疼你你还跑……好吧,这个犯叛逆期的中二少年,某些方面代入感真的很强……但是他是个暴娇!暴娇太可爱了!还容易害羞!未明儿丢了找得比谁都勤结果人找到了自己躲房间里不好意思见人!二师兄只要你开心未明儿给你随便揍!


总是在泡主角的傅兄:他不用多说了吧^W^这个人简直看到他就心里透亮~


任少庄主:就是喜欢他在朋友前软萌在敌人前坚定的反差!有少主的傲气,贵公子式的痴情,乐于拔刀相助的侠气,还会对性情大变的友人冒死相谏(这里也给夏猴子点赞),仔细一看这个人塑造的多饱满啊~另外……我尤其喜欢他生无可恋脸233333~


杨云!我杨大哥!简介里雍容的酒之君子多么苏!剑神一笑称号战里他的台词苏我一脸!而且我自己也喜欢品味式喝酒还不喜欢喝多简直各种共鸣wwwwwwww


陆少嫖真是个惊喜嘿嘿~东厂线他被丐帮害死父亲后说萧遥是朋友那里彻底圈粉,应付人又得体,脑子清楚灵活,怪不得朋友多~


燕宇小哥别看是个无口,其实特别热血,一个人悄悄就上宝藏岛帮朋友了把小伙伴们吓的23333~剑痴设定超加分的,大萌点当然还是给小黄书会减八十好感哈哈哈哈~


小小徐超可爱……最喜欢他的脸,而且每次和他说话他开心活泼还有点天真无邪的样子特别讨人喜欢~


我对红殇的爱比较魔性……杭州破庙她听闻未明儿漏嘴说出怡春院时瞬间拔刀那一刻我突然无可救药的沦陷了……为什么……


列举一下讨厌的角色,以及你对他们的感想


玄冥子去他大爷的呸呸呸。

臭乞丐李浩……我真的好烦他……


有没有觉得应该增加戏份的角色


杨云,酒友组里都透明了导致许多同人都不带他玩……再就是养成模式的陆少跟燕宇呜呜呜。


有没有喜欢的配对?有的话请列举,BG/BL/GL不限


我实在没有节操……逍遥三侠,酒友4p,东厂3p可加未明,还有些冷门cp比如傅荆,天龙,杨轩,史陆,古方(……),迦古等等等等……这么说吧,菠菜的所有cp(含赌债)我都吃了= ̄ω ̄=


还有我x红殇,仙音x我。


喜欢武林群侠传的人设还是侠客风云传的人设


没玩过武林的我没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_(:3」∠)_


请你选出侠客风云传里颜值最高的男女角色各一名


男:剧情设定是紧那罗……然而我选徐子骐(ง •̀_•́)ง

女:宫夕瑶!娘亲最美!


游戏养成模式中最喜欢哪几段剧情(主线支线不限)


除夕赏画,三侠戏水,解珍珑棋局(红豆饼~),酒友们的全部,陆少要破未明儿的酒,教师妹练功,青城派萧遥送药,盟主线龙王战师兄们瞎眼的对白……


游戏里的所有战斗中觉得最困难/最不想打的战斗是那一场


方云华何秋娟时间二连战……读条好烦……


如果不考虑结局分支也不考虑好感度自动加满等要素,佛剑魔刀选择帮谁?理由是?


心如刀割地选二师兄。

我要二师兄的背背!这辈子值了!小任对不起!


希望官方增加些什么样的DLC或者新要素?


说好的友情结局去哪儿了!盟主线能不能让杨云逍遥入队!


有玩过侠客风云传的MOD吗?


没有……但是有谁出未明追汉子的mod一定玩!


如果侠客风云传搞联动的话,希望出现什么样的联动?(周边、真人化、漫画小说化等)


周边~强烈想要动画嘤嘤嘤~


有进行二次创作吗?有的话是什么?


我写文了,好污污污污污(*/ω\*)


在等天王线DLC出来之前大家都在干嘛?


n周目,刷撸否菠菜,催更……


最后请呐喊一句你的心声。


天王线DLC!友情结局憋掺bg!某些太太快回来更新!更新!


侠风脑洞。

 
 

1.撞主角运翻出笑傲江湖曲残片的任剑南开心地拿去给酒友们看,不料被有心人盯上,怀璧其罪,酒友们力挺铸剑山庄的故事。

 
 

2.酒友历险记,小boss四人组要求蒙眼猜酒,杨大哥单挑全场。

 
 

3.走东厂线的未明儿实在让人放心不下,师兄们偷偷来帮忙了。

 
 

4.杭州一游的燕小王子摆脱自来熟的大叔之后,在路边施舍了一个要饿死的小乞丐,小乞丐吃相意外地很文雅。

 
 

5.陆少嫖送给萧遥一本名叫春宫图册下的武功秘籍,萧遥是真的看不懂。

 
 

6.陆少镖头怎么会错过洛阳的佳丽大会~对纳兰露儿一见钟情苦寻不得后回家遇见杭州怡春院里的乐师,哭着喊着不相信他的露儿姑娘是男的一定是为了保持清白女扮男装。

 
 

7.少英会文试结束等成绩时未明儿发现大师兄来看他了,还揣了一包特别香甜的红豆饼。

“这个真好吃!”

“那你多拿几个^_^”

“不要不要,一个够了,留给二师兄吧~”

 
 

8.“唐姐姐你看他们!剑势一个霸道潇洒,一个轻灵飘逸,协调契合,相得益彰,太好看了!”王蓉看着擂台上交战的傅剑寒和她小师兄,非常激动。

 
 

9.徐子骐实在没忍住插手救了被围攻的东方未明一命,爹爹罚他永远不得踏足这个世界,临走道别的时候抱着东方未明哭了。直到后来这个未明打开了圣堂。

 
 

10.虚真很喜欢去白马寺交流学习,在那里他总可以碰到江瑜,小小年纪佛法造诣之高时常让虚真受益匪浅。后来面对虚真那张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江瑜是坏蛋的脸,江瑜这一掌怎么也打不下去。

 
 

11.燕宇、傅剑寒这种废话不多要战便战越打越兴奋的武痴挺对荆棘性子。只是令荆棘头疼的是,傅剑寒发现荆棘不胜酒力的时候眼睛比跟他比剑时还要亮。

 
 

12.再也没有人劝他少喝酒了。傅剑寒终于试着端杯细品一回,可鼻子喉咙都叫眼泪哽着,尝不出味道。